小妈的诱惑   乱伦小说   点击:加载中

小妈的诱惑

「快起来,醒醒啊,你压死我啦!」她一支小手在我的腋下挠我,一支小手指捏着我的鼻子,把我憋醒了。

  「我困死啦」

  「快起来,我憋不住了,我要撒尿。

  快吗,人家都憋半天了。快起来小坏蛋。」

  我不情愿的站起身来。光光的我,看着光光的她。

  「别傻站着,把床底下的痰盂给我拿出来。快点啊,我憋不住了。」我把痰盂拿出来,打开盖子,对着她的蜜穴。

  「放地上啊。」

  「不用,我给你接着。」

  「那怎么成啊?」

  「尿不尿?我要看着你尿尿!」

  「你坏死了!哪有看人家尿尿的嘛?」

  「有,我就要看着你尿尿!」

  「你坏死了!活祖宗!你真是天下最坏的坏蛋!端好了,尿你一身别怨我。」说着她微微叉开腿,挺着美蜜,两手各揪着一片阴唇,我把痰盂端在美蜜下,她立马就开了闸,一条潺潺的美女的蜜汁甘泉划着弧线,哗哗的白白的流去了。

  一股热热的臊气夹着浓浓的甜意扑鼻而来,我深深的吸着、吸着。

  女人撒尿真美呀!尿水从小小的蜜穴里欢快而下,那样的靓丽,那样的诱人!

  谁能抵御的了女人的最最娇媚的姿态!?鸡鸡在抗议了!他硬的可穿钢铁啦!

  「坏蛋又想什么坏主意呢?」「没有啊。我爱你阿姐!」我还沉浸在她挺屄撒尿的美丽的幢景里,她却撒完了尿尿。

  「坏蛋把纸给我撕一块,快点行不行?」

  我把痰盂放到一边,一把就把她推倒在了床上。

  「你要干嘛呀?我下边还没擦呢。」

  「我来给你擦好吗?」说着我不等她同意就把她的两条朝上擗开,然后双手托起她的嫩滑丰腴的屁股,嘴巴嘬着她两片湿漉漉的尿液淫水腌泡着的唇唇。吸着她的尿液。吃着她的浪水淫液!

  「姐,快再撒一点尿尿,我要喝尿尿!我要喝你的尿尿!」「不……不……不行……行……脏……脏不……不脏。」「不吗!我……我……喝就……喝……我要撒尿……喝……快妈!」「小祖宗……你不……能喝……我……不要……你喝!」我使劲的吸嘬着她的屄,她说不给我撒尿尿,可是我吸嘬得她也控制不住,又撒了一点点尿尿给我喝,还一个劲的流屄水给我喝!她浑身在抖动,嘴里不停的哼哼!

  「小……祖……宗……我……受不……受……小……不……受了……我……我……受……啊……哦……啊……坏……蛋……鸡巴……我要……受了……」我松开嘴,眼睛、嘴巴离她的屄屄不到两寸。我仔仔细细的欣赏着她的美蜜。

  稀疏有序的阴毛,曲曲弯弯的、毛茸茸的分布在阴蒂的上方,阴蒂红红的害羞似的藏在阴毛下边。两片长长大大的阴唇被我嘬得更加威武,忠实的守卫着屄屄。诱人的样子无法形容,像玫瑰花瓣、像牡丹花瓣、又像两片野性十足的嘴唇。

  「我爱你唇唇!」我又开始轻轻用舌头分开两唇,看着唇唇保护下的屄屄,她的淫水在慢慢的往外冒着,透明而有粘性,吸上一口,慢慢的品尝,有点点的咸味、有点点的腥味、更多的是女人的肉味、甜味!

  我忘情的吃她的屄屄、嘬她的唇唇、使劲的往长嘬她、添她毛茸茸的阴毛、用嘴鼻子使劲蹭她的屄屄、用舌头插她的屄屄、她的淫水甜液不停的往外流,我吃着喝着、咕嘟……咕嘟……咕嘟的往肚子里咽!

  她不停的哼哼,不停的扭身子挺屁股,「小祖宗……我……要……我……要鸡……要鸡……鸡……我……鸡……啊……嗯哦!」她把两条腿放到我的后背上,两条大腿使劲的夹着我的脑袋,两只小脚丫不停的敲打着我的后背。

  「我要鸡鸡!!」

  「我要鸡鸡!!」

  我撒开嘴。站起身,爬上床,跪在床上,脸朝着她的屄屄。她等不及了,双手拽着鸡巴就往她嘴里塞。我的鸡鸡早就坚硬如铁了。她吃嘬的有滋有味,卟……哧……卟……哧……卟……哧……真香啊!

  我也不能浪费时间,抱着她的两只小脚丫,一个一个的从大脚趾开始吃嘬,用舌头添趾缝,把几个脚趾同时嘬进嘴里吸吃着。真甜、真香,「有这样的嫩藕般的美脚丫,我还何求?人生足矣!!」她吃着鸡鸡、我吃着唇唇、屄屄、丫丫。

  「坏蛋。我要你插插!我难受!我要死了啊!快吗!」「来了,宝贝儿。来啦!拔腿擗开!把唇唇分开!」她乖乖的按我说的准备好了,我站到地上,扛起她的两条腿,把鸡巴放在她的屄屄门口就是不插她。

  「你坏死了。坏死了!快插我呀!」

  「你说清楚,谁呀?快干吗呀?不说清楚我不知道怎么干吗!」「坏死了呀!

  你这个小祖宗啊,叫我怎么说吗?」

  「不说是吧?干都干啦,还害羞吗?快说!」我用鸡巴蹭着她的唇唇和屄屄,她的屄水流了一床单,湿了一大片。

  「嗯……哦……我……说……我……要……小祖……宗……小的……大……鸡……鸡巴……干……干我……干我……不……不是……是……插我……插我……」她揪着鸡巴使劲往屄屄里塞,我就不给她塞。

  「求你了,小祖宗……我难受死……了!我……要鸡……巴肏……肏我……肏我屄……屄屄!我的……屄屄……痒……痒死……啦……大鸡巴……快肏……肏我……肏好……肏……肏……」我被她说的在也控制不住了,她拽着鸡巴,我挺着鸡巴,两个人的劲使到了一起,18公分长的、4公分粗的大鸡巴,借着她淫水的润滑毫不费劲的,一下子就插到了屄屄的最深处。

  「啊。疼。比刚才还疼。坏蛋、你慢点……你的鸡巴太长太粗,姐我受不了,你慢慢的、先让姐姐再适应适应。」我不敢再动。她用屄屄一嘬一嘬的、使劲的往屄里嘬鸡鸡、屄屄的嘬劲真大,比手攥、比手套舒服多了。在她屄屄嘬鸡巴的时候,我慢慢的往外拔鸡鸡。

  「哦……嗯……哦……嗯……嗯……嗯……嗯……」慢慢的插进……慢慢的拔出……慢慢的插进……拔出……插进……插……插……拔……插……拔……插……「啊……嗯……嗯……哦……哦……哦……嗯……哼……哼……嗯……哦……坏蛋……你插……我……快……我……受……不了……了,我……的屄……受……不……了了,我……你……大鸡……巴大……肏我……我……舒……舒舒……舒服……死了……我的……小祖……祖宗……你……你肏……肏我……的屄……好舒……舒服!啊……啊!……坏蛋……啊……你肏死……肏死……你姐……啦!快……快使……劲儿……我要……我……啊……泄了……泄了……坏……坏……坏……蛋……肏死……肏死了。」她的屄屄喷出了一股一股的淫液浪水,我这时正在性头上,鸡鸡一点反映也没有,直挺挺的,我看她已经来啦一次,我急忙鸡巴拔出来,赶紧把嘴嘬住了她的屄屄,一大股一大股屄水吃进了我的嘴里,吞进肚里,真解气、真解馋。

  淫荡为什么让人丧志?我真的理解了淫的含义!鸡巴难受死了,我又狠狠的把他插进了她的屄屄。快快慢慢深深浅浅左左右右的。

  她在昏迷中,「啊……哼……妈……呀……哦……嗯……肏……肏我……小老公……肏我……骚屄……爱你……坏蛋……大鸡……大鸡巴……肏死我。……使劲……使大劲……肏死……我……要你……要你肏……死我……我……要你大鸡……鸡巴……肏死……死了……」她浪语不断,屄屄嘬劲越来越大,一股一股浪水冲刷着龟头!她的花心吃嘬着龟头。

  「坏蛋我……不行了……我……哦……啊……我……投降……我肏死……你大……鸡吧……真大死……我……死……了我……」她的浪声叫的我在也控制不住了。我把鸡巴深深的插到她的屄芯里。爆射不止!她的淫水在喷。我的精液在射。我爽死啦!做人只好!做男人更好!

  我把开始软缩的鸡巴从美穴里拔出来,随之儿出的精液和屄水一股一股的,顺着她的三岔沟、流流的满屁股都是,床单又湿了一片。

  我爬上床,一只胳臂插在她的脖子下边搂着她,一只手抚摸揉弄着她的肥硕嫩白的奶奶。一条大腿骑着她的一条腿、膝盖顶着她的美蜜。她的一只手下意识的摸到了我的鸡巴,使劲的攥在手里,是怕丢了吗?

  「坏蛋。」她从惬意中醒了。

  「姐。」

  「坏蛋、咱俩都这样了、你就不能叫我姐啦。」「那叫什么?」「你说呢?」

  「我叫你老婆吗?」

  「行。叫老婆。

  我比你大12岁,当你小姨都行了。你就是我的小女婿。」「你就当我的小妈吧。」「坏蛋、你不许笑话我!」

  「笑话你什么?」

  「你插我的时候,我喜欢说粗语,你不许笑话我好吗?」「我不笑话,我喜欢你说最粗最粗的话!」「你真是我的好老公。好坏蛋!」

  「错啦!」

  「怎么错啦?」

  「当然错啦。坏蛋就是坏蛋。怎么还好坏蛋?」「你坏。就是好坏蛋。还是……」「还是什么?」

  她脸红红的,两只眼睛透着微微的羞意,真是风后残花羞啊!她攥鸡巴的手更使劲了。

  她侧过脸看着我的眼睛,另一只手揪着我的耳朵,悄悄的说:「是个好大鸡巴!我结婚已经六年了,今天才真正感受到女人的快乐。」「那他呢?」「他的那个没有你的一半儿大,进去几分钟就完了,到现在都没有孩子,我更没有尝到过像今天的这种滋味。」「那你今天尝到了,该满足了吧?」

  「不!不满足!我要你天天的……」

  「说。天天干什么?」我的手掐着她的奶奶、膝使劲顶了一下美蜜。

  「我要你天天肏我!天天要大鸡巴狠狠的肏我的屄屄,好不好呀?小老公?」「宝贝儿、那是不可能的,我还要上学,李哥回来在家时我怎么能和你在一块吗?」「那你就一有机会就和我在一块好吗?我不影响你上学。更不能让他知道咱俩的事!我只要你疼我!」「我会的。你这么美。我不会再和别的女人好的了!」「小东西,那是以后的事。我只要你!还有他!」鸡巴在她的掐攥下不知不觉的又硬了。

  「坏蛋。你真棒,鸡巴又硬了!我还想要!」

  「宝贝儿!你想要什么?」

  「老公……我要你的大鸡巴?我要他肏你的屄屄。」「屄屄是我的吗?」「屄屄是坏蛋小老公的!是我的大儿子的!」

  「嘻……嘻……我就是你的儿子!我要进去看看我出生的洞穴好吗?」「坏蛋儿子,小妈的洞洞痒死了,你快进来。快吗!狠狠的肏你的小妈,快!」我翻身把她两腿擗开,她的两手把两腿使劲的拉到她的胸前,高高的把屄屄呈献给我,我跪在床上,左手分开她的香唇,右手端着鸡巴,对准她的甜屄美穴直插屄芯。

  在她的精心教导下、在各种难度的考验下,我她修理保养了整整七十分钟。

  她死去多次,我们俩在天光大亮时才结束了一夜的鏖战。鸡巴还在她的屄屄里贪婪的吸食着甜蜜的屄水。她的屄屄也在恋恋不舍的咬着鸡巴不放。我俩互相搂抱着……紧紧地搂抱着……趁着天光约来越亮中甜甜的睡了。
 啪啪……啪啪……

  「桂英、你在屋里吗?」

  啪啪……啪啪……

  「桂英、你在屋吗?」

  我妈、是我妈的声音。我被妈的声音惊醒了。

  「快醒醒、宝贝儿。快醒醒。」我小声的叫着她。我轻轻的推着她。

  「叫什么吗?人家困吗。」她一只手搂着我,一只手揪着我的鸡鸡。

  「宝贝儿你快答应啊、如果叫我妈发现就麻烦啦。」「不吗,人家困吗,你答应一声不就得啦吗。」「你说什么那、我答应了我妈不就发现了吗?你不怕露馅啊?」「我就要老太太知道,知道怎么啦?瞧你那点胆儿!」「快点答应啊,我的小亲妈。」她使劲的攥了攥鸡鸡又使劲的揪了揪鸡鸡,脸上露出甜甜的诡秘的一笑。

  「大妈……我有点不舒服、天亮才睡了一会儿,几点啦?」「不舒服啊?要紧吗?吃药了吗?开开门让大妈看看。」「啊……不用了……大妈……不了。不要紧的……我一会儿起来吃点药就行啦。大妈……您忙去吧。」「哦……没事啊?没事就好。快起吧、都九点多了。桂英啊……你有事就叫我啊。」「哎。知道啦大妈。您忙去吧。」

  我妈走了,听脚步声是往大门哪去了。

  「快起吧。一会儿我妈回来说不定还要敲门。」「你着什么急呀?再一会儿。」我们俩脸对着脸,她的目不转睛的看着我。

  「你的鸡鸡怎么这么大呀?弄的我死去活来的。」「舒服吗?」「你说呢?」

  我玩弄着她的奶头说:「鸡鸡让你吃了我不知道。」她使劲拽着我的鸡鸡,「他太大太粗劲太大,我结婚到现在这是我最舒服最销魂的一次。你射的精真多,年轻就是好。」「李哥难道不好吗?」

  「他这几年干的时间加起来也没你半宿弄我的时间长。」我拍着她的屁股说:「我不信。那这几年你们都干什么啦?」「他呀……他那有你这么好的玩意儿呀,每回干事都是还没进去他就软蛋了。

  流那么一点点怂,喂猫都不够。」

  「那我呢?」

  「你射一次就一酒盅,整个一个种马。」她说着话还狠狠的拽鸡鸡捏蛋蛋,眼睛对我发着犀利的淫光,得意的小嘴半张着、勾引我去吻她。

  我使劲的把她搂住,嘴与她的嘴就像两块不同极的磁石、紧紧的吸吮在了一起,她的香舌吐送着香津琼液。我们互相爱抚着。

  「你爱我吗?」我们嘴与嘴相吸着,她还能说话。

  「我挣脱开她的嘴巴,喘了几口气。

  「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啊……你真使劲啊?!」她的手使劲的揪攥着鸡鸡。

  「油嘴滑舌,好好说。爱不爱我?」

  「爱。真的爱你。」

  「说。都爱我什么?最爱什么?」

  「我最爱她。」我的手揪了揪她长大的阴唇,「吃在嘴里就像小孩儿嘬奶嘴一样,又舒服又能喝到你的屄水。」「坏死了你,还有呢?」

  「我喜欢你的两只小脚丫,不肥不瘦、不长不短、修长的脚趾、玲珑剔透、脚趾甲光芒四射、白玉无瑕!吃着香、嘬着甜、鸡巴喜欢硬!」「那你是在车上才开始喜欢的吗?」「啊……」

  「说实话。」鸡鸡攥在她手里只有听话的份啦。

  「不不……不是。我早就喜欢上你啦,我偷偷的自己射过几次,做过几次梦都是和你在干事。」「说……在干什么事?」

  「你明知顾问吗?」

  「说……一点都不能隐瞒,隐瞒一点我就把他揪掉。」「我做梦和你睡觉。」「啊……啊……你别急嘛。我还没说完嘛。」鸡鸡今天惨啦。

  「和你睡觉肏你的屄屄,肏着肏着就射了。」

  「射哪了?」

  「都射在裤衩上啦。还能射哪呀?」

  「想不到你真是个小流氓啊?那么早就对人家起歹心啦?」「谁让你那漂亮啦?你老在我面前飘来飘去的,我能控制吗?」「啊……你还猪八戒倒打一耙啦。我把鸡鸡给你揪下来算啦,省得你再去害别人去。」「啊……啊……啊……轻点啊。我没有别人啊。我没有害别人啊。」「那你就害我对吗?」「我以后不敢啦……以后不害啦。啊……啊……不害啦。」「晚啦。我都让你整的这样啦,你又反悔啦。那我怎么办?」「那你说怎么办?」「抱紧我。以后不许你跟别的女人干这事。」

  「啊……是是、我保证不和别的女人好。啊……轻点……鸡鸡受不了。」「以后要听话,好好学习,别老想这事。老想着事耽误学习我的罪孽就大啦。

  每次你休息的时候我会给你的。你学业有成我也有光。听到了吗?」「啊。听到啦,那你那?」「我会好好的给你留着的,你给了我女人的幸福我一辈子都是你的啦。」「那他呢?」「他没有你的本事,他怕我找他干这事。」

  「他有病吗?」

  「结婚这么多年也没孩子不知道是谁有问题。没孩子倒也清静。」说着话我松开搂抱着她的双臂,要起身,可是她用双手揪着鸡鸡和蛋蛋,不让我起身。

  「哼……哼……不吗。我不叫你起。你把人家折腾了一夜了,人家要你陪人家再多睡一会儿吗。」「宝贝儿、我都一夜没回家了,让老太太知道了就麻烦啦。」「我不。我就不!人家好不容易……人家不让你走。」「宝贝儿……小祖宗……小妈妈。我求你啦,撒手好吗?我先回家,等没什么事喽我再来,到时候咱们再好好的亲热好吗?」「不!我就不!你一走就没准了。我要坏蛋再陪陪小妈妈……小妈妈要儿子肏小妈妈。坏蛋儿子……小妈妈求你啦……好不好?小妈妈的屄屄难受死啦。」她一边说话一边不停的抚弄鸡巴蛋蛋。鸡巴被她玩弄的早已暴涨、坚硬、粗壮、硕长了。

  「宝贝儿……小妈妈……我天天都愿意和……你光着屁股……肏你的小屄屄……可是我怕咱……妈发现……发现就……嘛……嘛烦……啦。」「不。不麻烦。妈不是那样的人。人家……屄……屄要坏……儿子……肏肏……肏。 」「宝贝儿……你一夜……还没够吗?」

  「坏蛋……你的大……鸡巴……又大……又……大粗……我从……来……就没享受……过……我……馋……就想……坏蛋……鸡巴……肏死……肏死我……快……快肏……我……受不……了……了……小……小妈就……要儿子……要儿……儿子……肏吗。」「那你撅起屁股跪在床边上。把腿劈开,小妈……你快撅屁屁……撅高高的……快!快!」她翻身趴在床边,头朝里、雪白肥嫩的屁股朝外高高的撅起,我站到床边,看着她淫美的屁股、娇野的阴唇、屄水外溢的屄屄、我再也控制不住了,挺直大鸡吧直向她的蜜穴扎去。

  「啊……坏蛋……你……我……受不……了啊……你要我……我的……命啊……屄……屄……疼啊……你的……鸡……鸡……太太太……哦……嗯……嗯……你顶……顶到子……子宫……里啦……胀死……小妈……妈……的屄屄……让坏蛋……肏死啦!」我使劲的让鸡巴插的深深的,直顶到她的花心深处,她的花心就像有一张小嘴,使劲的嘬着我的龟头,屄屄也使劲的嘬着鸡巴。太舒服啦,我抱着她的大屁股,使劲的拔鸡巴,她使劲的嘬着不松口。我使劲的插她。她把屁股给我撅得更高。

  两腿分的更开,想让我把鸡巴插得更深。

  「小老……公……你真是……我的……活祖宗……你……是……你是……我的……肏屄……能手……我……才……知道……做女……女人好……肏屄……真好……小祖宗……儿子……肏小……妈妈……使劲……使大劲……啊……你大……鸡巴……真棒……顶进……子宫里……里啦……我要……要……死……要……死」她的蜜穴热得发烫,一股股的热液吞噬着我的龟头、吞噬着我的鸡巴。我把鸡巴插的深深的一动不动。享受着她给我的最最销魂的淫逸。她一点声音也没有,我趴在她的屁股上,双手抚摸揉搓着她的双乳,我慢慢把鸡巴拔出屄屄,我感觉她的屄水一起再往外流。

  我赶紧蹲下身,把嘴巴张开对着她的屄屄,股股甜蜜的屄水一滴都没浪费。

  当我把她的阴唇、屄屄都舔食干净时,她醒过来了。

  「坏蛋儿子……你真是肏屄的能手啊。你把小妈肏的舒服死啦。我还要……我还要小坏蛋……小老公肏我……狠狠的肏……肏小妈的屄屄……我馋……死了呀」听着她的浪语淫声,我把一直坚挺的鸡巴毫无遮拦的再次插进了她的蜜穴里。

  我快快慢慢的、深深浅浅的、左左右右的、上上下下的、左三圈、右三圈、撞的她屁股啪啪的、屄屄扑哧扑哧的响。嫩白的屁股颤抖着美极了。两个奶奶不停的晃着。醉人的美女醉人的屄。

  我足足的插了她五千下、30多分钟。在她的鬼哭狼嚎的淫叫声中,她昏去了三次。我马上就要控制不住了,我快速拔出鸡巴,把她翻到在床上,我骑上去,和她来了一个69式。

  我把鸡巴塞进她的嘴里,她双手揪着鸡巴狠劲的嘬吃着,我双手托着她的屁股,嘴巴嘬吃着她的阴唇屄屄。她的屄水一股一股的被我吸食了。鸡鸡把满枪的精液毫不保留的全部射进了她的嘴里,她哼哼着吃着贪婪的嘬着,吧咋吧咋的作响。我吃着她的屄屄兹咋兹咋的向。

  谁也不想停下来,谁也不停的贪婪的专心至至的吃着自己的心爱的……鸡巴……屄屄!

  「桂英、好点了吗?还没起呀?」

  「桂英。桂英。」坏啦,我妈回来啦。

  「老婆、小妈、老太太回来啦。快起吧。」

  「大妈,我起来啦。您先进去吧,我一会就来」「快起吧,都快晌午啦。别做饭啦,我给你做点可口的吃。」「知道啦大妈。」老太太走了。

  「你用什么把我妈哄的这么宠你?」

  「我是她的二儿媳妇呀,她当然宠我啦。」

  「没羞吧。你真的给我当媳妇吗?」

  「不知是谁没羞,管人家叫妈妈叫祖宗的。嘬着人家的屄屄不撒嘴。」「好好。是我是我。快起吧。」「坏蛋你起来以后先出去转二十分钟、然后再回来,瞎话你自己编去吧。」「知道啦,你别现就成啦。」「小坏蛋……小老公……抱抱吗。」

  我们俩又紧紧的抱在了一起。嘴巴又紧紧的吸吮在了一起。足足亲吻了十分钟。我们依依不舍的分开了。我急急忙忙的穿好衣服拉开门,看到院里没人后,一闪身就出了大门。

  我们的地下蜜月结束了。后来的事就更叫人值得回味了。



 【完】
上一篇:风情岳母 下一篇:肉棍真神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