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的政界朋友来学校拉票   性爱技巧   点击:加载中

老师的政界朋友来学校拉票



  隔天要参加一个嘉义市的市政研讨会,老师对那个激情的跨年夜彷佛什么都 没发生过似地拨了通电话给我,我当然很乐意尽到老师助理的本分陪她参加,但 是说来奇怪,经过那件嘉中外套的刺激后,我竟然从以前接到老师电话的120 %雀跃,变成了只有7成乐意,却夹带3成的意兴阑珊,我想我一定要弄清楚这 件事,不然我有天一定会发狂。

  市政研讨会牵涉到很多法律层面的讨论,所以老师很认真的全程听到结束, 也因为今年年底就要选出嘉义市市长,所以候选人们纷纷殷勤拉票,我们刚到会 场不到一个小时,涂姓男候选人、程姓女候选人、萧姓女陪选人就都纷纷来跟我 们热切地握手,其中两位女生候选人大概是因为拉票太累,都只有嘴型作出什么 惠赐一票、拜托拜托,却丝毫没发出一声声音,只有旁边立委助理、乡镇村里长 、议员候选人什么的团队在帮腔,仅有涂姓男候选人是诚恳地跟我们小小聊了一 下,然后坐了下来,像个普通市民般地勤做着笔记,直到研讨会结束。

  在这之前我对涂姓候选人什么改路名的政策是没有好感的,当然也受到美国 籍伪前立委李庆安嫁祸给他的性骚扰丑闻影响,生理上无法接受这个中年大叔; 本来以为他是个普通政客,却没想到他在这么激烈的选战中还愿意花上整整一天 参与市政的讨论,我承认我有点被感动到。

  隔天的刑总课,延续战况激烈的选战,候选人竟然拉票拉进学校来了!不过 毕竟牵涉到行政中立的问题,她们人数非常少,也没有穿选举背心,只是低调地 与学生及教授们握手,光靠程姓候选人光鲜亮丽的外表,想要不知道她是谁、她 的意图为何,也是不可能的事。

  虽然部份学生根本没有投票权,但他们可以回家影响父母亲的决定,何况还 有超过一半的学生是有投票权的,所以程姓候选人还是进了我们学校。

  我提着陈湘宜老师的包包,像个小太监般紧跟着老师,老师看见那位正妹候 选人,不知道是正妹相轻还是不屑政客的嘴脸,只从鼻子里用力哼了一声,然后 斜眼瞪了她一眼便急忙走进了法学院。

  「延续上礼拜提到的共犯理论,所谓广义共犯包括共同正犯和帮助犯以及教 唆犯,我们─」一阵骚动打断了老师的陈述,原来是程姓美女候选人拉票拉到二楼来了。

  老师昨天才刚跟她见过面,昨天市政研讨会的场合老师基于礼貌并没有给她 排头瞧瞧,但今天她竟然因为拉票而打断老师的上课,老师本来和善的神情笼起 寒霜,冷冷地插着腰盯着外面的骚动。

  「嗨,陈教授,我们又见面了。」

  程瑀贞今天没有了庞大竞选团队的帮助,貌似诚恳地使用自己疲累的声音拉 票,穿着白衬衫、黑色窄裙,一副普通的白领丽人貌,却又不失庄重。

  「我只是副教授。」

  陈老师冷冷地应着。

  「哎哟,马上就会升任教授了啦。」

  程瑀贞露出招牌的笑容,一排洁白的牙齿和有点垂垂眼的无辜大眼睛相互呼 应,不知道拉走多少猪哥票。

  「这一节是刑法啊,大家要努力学习喔。」

  程瑀贞露出亲切的微笑和些微的八字眉跟大家招着手打气,大家也受不了年 轻正妹的诱惑,都礼貌性地露出微笑跟她回礼点着头。

  「少来了,这不是政客拉票的地方,想要真的了解民众的需要,请参与我们 的课堂,不然就滚。」老师很不客气地呛声,哇靠,她几乎已经确定是未来的市长了,您这样给她 脸色看不怕以后被刁难吗?我又担心又尴尬地往陈老师看了过去,又往程瑀贞看 了过去,只见程瑀贞丝毫不以为忤,敛起笑容,与助理交头接耳了一下,嘴角上 扬道:「陈教授,谢谢您的指教,我辞掉了午餐餐会,延后了几个行程,我这就 认真地参与您的课堂,不过我只能停留一个小时,请接受我的虚心求教。」「你不是中文系毕业的吗?会对刑法有兴趣?」老师冷冷地问。

  「刑法的用语在中文的解释有时候非常有趣,我想领会看看。」说完程瑀贞让助理们先自行外出休息,其中一位助理到附近空教室搬了一张 课桌进来,勉强在我身边挪出一个空间让程瑀贞可以一起听课。

  「可是程小姐,我们上课的方式很特别,您一定无法接受。」陈老师故做不耐地低着头,其实我知道她只是要激程瑀贞留下来。

  「不会,不会,我是成大毕业的,我们开明的教授很多,我绝对配合您的上 课。」啊,你惨了,这句话会成为阻却违反意愿的构成要件的有力证词,等等你被 恶整的话可怪不得任何人了。

  「既然这样,那顶屌平去杨志哼交恒以贞屌姐。」靠北,老师的臭奶呆发音只有我听得懂,是「请小平去强制性交 程瑀贞小姐 」啊!「老师,我知道!」

  干,柯俊毅又来乱小,每次老师问问题他都会大叫「我知道」,然后给出令 人哭笑不得的答案。

  「老师是要小平去强制性交 程瑀贞小姐!」

  靠夭,这次你竟然讲对了,完蛋,那以后老师要跟我打暗号不就不能再用这 招了。

  程瑀贞露出诧异的表情,还搞笑地双手护住胸口,瞪大眼睛注视着陈湘宜老 师,不用讶异啦,我们班上强奸来强奸去的早就已经是上课的惯例了。

  我早就知道陈老师想要整整程瑀贞,却没想到那么直接,但我又不能违逆老 师的意思,于是我真的过去从程瑀贞的第一颗衬衫钮扣开始解起。

  直到我双手碰触到了程瑀贞的钮扣,她才稍微相信我们课堂上是来真的,但 是身为政治人物,才刚要在政坛发光发热就随便食言好像也不行,她犹豫了半响 ,终于还是双手捉住了我的双手不让我再继续下去。

  「你不是说『绝对配合』我的上课吗?」

  陈老师冷冷地讽刺着她前后不一的言行。

  「咦?我很配合啊,不是你要这位男同学强制性交 我,所以我才反抗的?我 不反抗还叫做强制性交 吗?」哇,不愧是成大中文系毕业的,非常注重语言的文字解释,原来是这样。

  程瑀贞不知道我们平常上课都是在强制的部份做做样子,只有在性交 和猥亵 的部份是来真的,竟然连「被强制」都演得那么像,害我以为她没有要配合我们。

  那完了啊,她现在坐在那种桌椅连在一起的课桌椅,等于是身陷在一个小型 的堡垒中,我一个人是要怎么强制性交 她,难度也太高了吧。

  于是程瑀贞有点得意,俏皮地用眼角看了教室上的时钟一眼,她再拖上55 分钟就能全身而退,既达到拉票的效果,又不用真的失去什么。

  「那柯俊毅你也去帮忙。」

  呵,我想到三国演义里面每次君主收服了哪个名将,都会很感谢上天地说: 「得某某,如同得十万雄兵啊!」嘿嘿,加上这个跟我默契十足的死变态,我等于得到十个「强尼23」的帮助啊!(注:Johnny-23,电影「空中监狱Conair」中登场的一个强奸魔。

  )于是柯俊毅跃跃欲试地三步并两步跑了过来,很努力地跟我一起打算用真 实的强暴方式把程瑀贞拖出课桌椅,不过这没用的王八蛋,徒具好色心,竟然连 程瑀贞一只手都扳不动啊!「 じゃあ、汤氏、一绪に顽张りましょう!」老师真不愧是天才美少女(自称),连日 文都会啊,不过我听不懂。

  「我知道!」

  柯俊毅一只手扳着程瑀贞护住胸部的左手,一只手则举手抢答。

  「不,我不知道。」

  发现老师说的是日 文,柯俊毅又搞笑地把手缩了回来。

  这时候憨厚地像天蓬元帅的吴亮益举起手了:「老师是说,『姓汤的,一起 努力吧』。

  」

  不愧是动漫宅,竟然宅到连日 文都学通了,赞!班上姓汤的只有汤智伟,虽然我极度讨厌他,但现在我确实是需要帮助,何况他确实是个壮汉。

  听到又加入一个人,程瑀贞本来天真无邪的表情这才显露出一丝不安,本来 笑起来一点点的八字眉配合她现在的表情,几乎变成苦瓜脸了。

  加入汤智伟后,局势完全不一样了,首先他轻而易举地把程瑀贞紧紧攀住桌 子的双手扳开,虽然眯眯眼笑着,使力时却完全不怜香惜玉啊,就像同样眯眯眼 的连胜文竞选总干事蔡正元在笑着诬蔑何大一和柯文哲时,完全往死里打,连何 大一是三七仔、柯文哲不会开刀这种鬼话都说得出来啊!双手无法再继续巴着桌 子的程瑀贞轻而易举被我抬了起来,柯俊毅也去抓住她不断乱踢的双脚,这时本 来穿着端庄的程瑀贞也顾不得自己穿的是窄裙,拼命地让双腿以最大的幅度试着 去踹退柯俊毅,而她窄裙内、深色丝袜里面的红色内裤便因此暴露了出来。

  靠,我这才透过白衬衫发现她上半身穿的也是若隐若现的红色胸罩,拉票时 穿成套红色内衣裤是想勾引谁?于是我们三个七手八脚地把她按在地上,柯俊毅 假借帮忙制服她之名、行揩油之实,双手隔着程瑀贞的白色衬衫努力地搓揉着她 的胸部,这王八蛋,我才是主角!喂喂喂,那边汤智伟更狠,竟然一边趴在程瑀 贞的一边大腿上,一边扳开程瑀贞的另只大腿,隔着丝袜和内裤在帮程瑀贞清水 沟,中指正紧贴着程瑀贞的胯下细缝在不停滑动!干你妈的你们不知道这家伙是 未来的市长吗?下手轻一点啊!完了完了,我看老师课还没上完这轻熟女就要被 我们玩坏掉了,输人不输阵,趁着他们各自在负责自己的扫地区域,我赶紧扯破 程瑀贞的丝袜,试着褪下她的红色内裤。

  「陈教授,请问这些跟你今天上课有什么关系!」程瑀贞声嘶力竭地大叫,她现在不反抗,等等就来不及了,所以也顾不得使 用敬语。

  「我们今天上的是延续上周上的共犯的课程,我敢保证这三个男生因为透过 实地的操 演,都得到了相当宝贵的知识,绝对不是胡搞一番而已,我可以证明。 」只见陈湘宜老师气定神闲地在黑板写了几个名词,要我们连连看。

  「先请问未来的市长好了,刚刚我教唆李逸平,就是高个子那个同学去强制 性交 你时,你听得懂我说什么吗?」程瑀贞摇摇头。

  「别说你听不懂,李逸平和班上其他多数同学可能也听不懂,不过透过柯俊 毅的帮助,也就是比较小只那位同学翻译,让李逸平透过翻译产生了犯罪的决意 ,请问柯俊毅的行为称为帮助教唆还是教唆帮助?请全班同学写下答案。」喔喔喔,这边我知道,就是之前老师教「教唆未遂」和「未遂教唆」

  时说的,由后往前念,所以柯俊毅是教唆犯的帮助犯的话,应该叫做「帮助 教唆」!只见程瑀贞急着答道:「教唆帮助!」陈湘宜老师示意要全班同学在答案纸上露出正确答案,同学也没让老师失望 ,除了没作答的我们三个人,全班的答案都是「帮助教唆」。

  程瑀贞惊讶地张大眼睛瞪着老师,她不敢相信竟然有人这样上课而且还真的 颇有成效:「等等等等等等,你们串通的吧,这么难的答案怎么可能有人答得出来还全班都答对。」

  干,再拖下去一个小时都过了啦,我赶紧示意汤智伟配合我的动作,于是在 程瑀贞的挣扎下,我终于拉下了她的红内裤,露出了长着一团杂毛的下阴。

  唉,果然是金玉其外,本来想说外表那么亮丽,下体不知道长怎样。

  不过,说实话,程瑀贞再漂亮也年过30了,没有特别整理的话,女孩子阴 毛长成这样也不奇怪啦。

  我们轻而易举地褪下程瑀贞的内裤,赶紧欣赏一下这未来市长的神秘禁地, 虽然毛多了一点,形状却是秀气的,程瑀贞的阴毛呈现一个长条状的倒三角形, 把阴毛往上撩拨,便露出整个令人渴望拜见尊颜的小穴。

  未来市长的小穴颜色是暗褐色的,大阴唇也长着参差不齐的杂乱阴毛,但是 她的肉穴并未使用过度,小阴唇外翻的并不严重,很轻易地就可以发现阴道口的 位置,加上刚刚被汤智伟搓弄了一会儿,两片小阴唇都微微分开了,露出中间的 水帘洞来,看到以后公开场合要叫向她问声「市长好」的程瑀贞露出紧实的小穴,我的胯下不禁蠢蠢欲动。

  「我没串通啊,只要有认真上课的都会答对,不信你自己点一个再问问。」老师骄傲地环顾全班一圈,不枉费她平常那么疼我们,我们没给她丢脸。

  「那我点一个看起来最皓呆的,就是你!刚刚那个翻译日 文的同学的行为是 那一种?」汤智伟正得意地回头看着全班同学,没想到程瑀贞竟然点他回答,完了,连 我都对他没有信心啊,他刚刚只顾着搓着小穴,平常又一副皓呆样,也不知道有 没有在认真上课,他…「帮助教唆帮助。」汤智伟几乎没有思考就回答。

  干,这什么鬼答案啊,我还平平仄仄仄平平咧!「答对了。」干,陈湘宜老师还不置可否,程瑀贞已经自己很无奈地接受这个事实。

  不愧是中文系的高材生,对语言的逻辑很快就掌握住了,即使是隔行如隔山 的法学用语。

  「有一种生物叫做『彪』你们知道吗?也就是狮虎兽,公狮子与母老虎交配 生出的叫做狮虎,也就是『彪』,公老虎和母狮子交配生出的则叫做虎狮。

  狮虎和狮虎没有生殖能力,虎狮和虎狮也没有,但是公的狮子若再和母的狮 虎交配,有极微小的机会可以生出后代,称为狮狮虎,公的老虎若和母的狮虎交 配则后代称为虎狮虎,以此类推,但牠们不管怎么交配总还是猫科动物。

  」

  陈湘宜老师淡淡的说。

  「刑法上有帮助教唆和教唆帮助,但由于多次稀释掉恶性,最后都只算是帮 助犯,就像狮虎兽一样,只要产生后代就很难界定是狮还是虎了,但是他们是猫 科动物这点倒是不变的。同样的,共犯中,只要沾到帮助两个字就变成帮助犯了 ,不管是帮助帮助、还是教唆帮助、还是帮助教唆;区别这些的实益呢,是在法 律效果上,别忘了我国刑法对于帮助犯是得减轻其刑,教唆犯则不一定,这点请 各位同学好好注意。」哇,也就是说真的搞下去,帮助教唆帮助教唆,教唆帮助教唆帮助教唆都是 可能出现的态样,但在处罚上就是当做帮助犯而已。

  (以后就可以学九把刀的斩铁斩铁斩铁斩铁,整页给他教唆教唆教唆教唆帮 助帮助帮助帮助,趁机会凑字数赚稿费,嘿嘿。

  )就在这个时候,我掌握住这一辈子不可能再发生第二次的机会,趁着程瑀 贞聚精会神在听老师讲解,我又长得人模人样,导致她注意力不放在我身上的当 下,我已经偷偷拉下牛仔裤的拉链,把胀得难受的老二拖了出来,就在程瑀贞还 不敢相信我们真的会做出强制性交 行为时,我已经把龟头顶开她湿润的两片小阴 唇,然后堂而皇之的当着连旁听将近一百位公民的视线,将我15公分的大屌插 进这未来市长的小穴!「嗯~~~!」不等她发出抗议声,柯俊毅竟然也把老二塞进程瑀贞的嘴里,导致她只能发 出闷哼,然后汤智伟也没闲着,在我抽插未来市长的小穴时,他碍手碍脚地尝试着用中指的肛门里。

  于是我用传教士体位,把程瑀贞的双腿扛在肩上,柯俊毅则冒着被咬断阴茎 的危险横着让程瑀贞帮他口交、一边还跟我抢着搓揉着她大约B罩杯的胸部,汤 智伟则趴在我的屁股后面,一边欣赏我阴茎不断进出程瑀贞小穴的情景,一边沾 着未来市长的淫水去润滑她的屁眼周围,直到他可以把手指塞进程瑀贞的肛门, 以手指亵渎这堪称政坛明日 之星的直肠。

  随着我的发难,未来市长几乎同时承受了三穴齐入的快感和痛苦,她一定很 矛盾,是自己要留下来的,也说过要完全配合老师的上课方式,但是年底就要君 临天下,担任百里侯的她,现在却被三个刚满十八岁的小鬼在他身上发泄年轻有 力的欲望,以后怎么面对民众?但是如果她食言,就证明她和其他政客一样话都 不能相信,等于才第二次参选就被看破手脚,未来遥长的政坛之路怎么走下去? 程瑀贞本来明显反抗着,到后来似乎看开了,还是觉得要谨守承诺,已经不再奋 力地反抗,乖乖地把柯俊毅的龟头吞吞吐吐,已经不需要柯俊毅压着她的头才乖 乖帮他口交,鲜红的嘴唇没多久就染上一圈白色唾液和柯俊毅的分泌物,柯俊毅 的龟头也沾上了口红,变得有点滑稽。

  看到程瑀贞反抗的力道减弱,我这才开始把程瑀贞的衬衫扣子一一解开,然 后柯俊毅也配合我把她胸罩的背扣推开,露出她B罩杯的坚挺胸部。

  程瑀贞虽然因为殷勤跑选举场合而晒得有点黑,胸部却是十足的白皙,明显 和手臂的颜色不同,乳头的颜色也只比粉红色深了一点,是堪称清纯的红色,在 她这个年纪还有这么漂亮的胸部,更令我们惊喜。

  柯俊毅自顾自地插着以后要对全市发号施令的小嘴,我的抽插频率则诡异地 和汤智伟中指突入肛门的动作搭配得天衣无缝,每次我将龟头插进程瑀贞花心的 瞬间,汤智伟的中指就刚好拔出程瑀贞的小菊花,而当我退出阴茎时,汤智伟又 努力插入她的直肠,这样一来,程瑀贞无时无刻都承受着拔出和插入的快感,到 后来我已经不用太费力,她就自己扭着腰肢迎合我们的抽插,印证了女人三十如 狼、四十如虎,今年37岁的她正是如狼似虎之年。

  「『帮助教唆』或『教唆帮助』到底要不要处罚,刚刚老师是说当作帮助犯 论,但是这里有学理上的争议;有人认为坚守严格的罪刑法定主义,教唆犯或帮 助犯应该都是针对正犯而言,那教唆帮助或帮助教唆严格来说就没在法条规定中 ,不应处罚;而且恶性也经过稀释,似乎没有处罚的必要;加上态样稀少,像刚 刚那种情形,只是翻译一下,就要把人依刑法论罪科刑,你们觉得有道理吗?但 是赞成处罚的学者也言之有理,双方赞成或反对的主要意见分别各有6、7点以 上,请有兴趣的同学自己努力加油,老师就不赘述了。

  」

  趁着陈老师的讲解,我们边听着边埋头苦干,毕竟世界上谁有机会当众边上 课边干着女市长?还是这种三十几岁充满魅力的轻熟女,家族又在地方有庞大产 业,被称为Nice小公主。

  没想到她的身体还真的有够Nice,随便一插就淫水四溅,让我的阴茎在 她体内抽动完全不费力,但这不代表她小穴不够紧窄喔,还是非常紧实地绞搾着 我的阴茎,彷佛要挤出我所有的精液。

  于是我抽插一两百下后,不管柯俊毅也一手紧握着程瑀贞的胸部,我就一手 紧捏未来市长的红色乳头,一手隔着柯俊毅的手掌握着另一边的嫩乳,然后准备 要肆无忌惮、罪该万死地在未来市长的身体内射精了!「市长,时间差不多了, 该准备出发…」就在这个时候,程瑀贞的幕僚结束休息,纷纷回到教室,映入他们眼帘的, 竟然是他们的主子正被三个大一男学生玩弄着连他们都没看过的诱人肉体,他们 当中有男有女,但不分男女都被眼前的画面震撼了,等他们回过神来要赶上前驱 离我们时,程瑀贞示意要他们退下,而我也趁他们犹豫不决的瞬间,当着她们的 面射精在她们老板阴道里面了!不只是我,柯俊毅也几乎同时射精在程瑀贞的嘴 里,而且他似乎是直接在她喉咙里射精,导致她有点呛到,连忙把柯俊毅的阴茎 吐出,但还未射精完的阴茎就因此喷了未来市长满脸,让她双眼紧闭,不断地咳 嗽,五官却布满精液,柯俊毅的精液也从程瑀贞精致的五官轮廓往发际流去。

  我确定精液一丝不漏地射在程瑀贞体内后,一边用手指插着程瑀贞屁眼、一 边趴在地板上自慰的汤智伟这时也几乎达到高潮,在我刚拔出阴茎,还来不及欣 赏我的子孙从这年轻女候选人小穴涌出,他竟然不以为忤地接着把即将喷发的阴 茎又捅进程瑀贞的阴道内,才刚完整塞进去,我就看到他屁股和大腿一抖一抖, 像东京热N系列的最后这样,刚插进女优小穴,汁男们就瞬间射精。

  等到汤智伟满足地从程瑀贞身上离开,我和他混合着的精液才从程瑀贞穴口 汩汩流出,彷佛在会阴处流出一条白色的精液瀑布,沾得她杂乱的阴毛和屁眼附 近到处都是白色痕迹,。

  汤智伟还把插过未来市长肛门的中指放进嘴里满足地舔了一舔,完全当成正 妹的那边也是香甜的一样,不管了,那是他的变态喜好,我管不着。

  从我射精、到汤智伟射精这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程瑀贞的幕僚们惊觉大事不 妙,不管主子的意见,冲破人群往我们走来,要阻止我和汤智伟对他们老板这莫 大的羞辱和亵渎,但是以我们平常旁听人潮的阵仗,等到他们走进教室,我们都 已经发泄完毕,满足地拿着面纸擦拭阴茎,也已经穿好裤子,他们连摄影或拍照 搜证的机会都没有,更何况,程瑀贞本人都没意见了,他们又岂有置喙的空间? 到现在,程瑀贞全身只剩下被我撕得破破烂烂的丝袜残骸,高跟鞋、窄裙也在刚 刚激战中被褪下丢在一旁,加上胸罩内裤都被脱光,几乎是一丝不挂的状态,不 过她既然答应了老师要参与课堂一个小时,以为能全身而退,现在搞成这样也只 能怪自己乱开支票,她很有失败者的风范,挥手辞开幕僚,一边点头微笑向全班 致意走向讲台,一边以几乎一丝不挂还沾满精液的胴体和陈湘宜老师拥抱,似乎 在承认老师的学识不容挑战,也希望化敌为友。

  看到程瑀贞的大方,连小穴里精液都没擦,就任由它滴着,发梢也沾染不少 柯俊毅的精液,显得狼狈不堪,却还是坚持实践承诺,还来跟她拥抱、握手,陈 湘宜老师脸上的冰霜似乎融化了,嘴角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好比承诺跳海的王世 坚、还有把门牌改姓叫做『婊启芳』的前立委蔡启芳,政治人物犯错并不可耻, 但要勇于承担,看到程瑀贞的表现,我们都祝福她未来政坛之路顺遂。

 ........................
评论加载中..